猕猴桃迷网

奇异果和猕猴桃有什么区别?

      编辑:猕猴桃       来源:猕猴桃迷网
 
陶蓝加地属新西兰富饶湾地区,位于北岛北缘,濒海狭长的一条地带,新西兰81%的奇异果都是产自这里。 “富饶湾”阳光充足、雨水充沛,空气和水都很干净。由于是火山活跃区,火山灰铺满大地,土壤肥沃疏松,100年多前,来自中国的种子在这里扎根,100年后,它的果实,以每年7000万箱的数量销往全球近70个国家,占全球总产量的30%.果农马克半蹲在地上,随手抓起一把疏松的火山土,“这的确不足为奇,非常适宜奇异果根系的生长———它是一种扎根很深的植物,深达12米……” 马克身后,深褐色的奇异果挤挤挨挨簇满枝头;他的正前方,是长达百余米、奇特高耸的防风林。据测算,树墙每长高10米,可抵挡100米距离的台风。正是它们,守护着这片不足3公顷的奇异果果园。 在新西兰,像马克这样致力于奇异果种植的果农很多,多达2700人,他们拥有着一个共同的公司、共同的品牌:Zespri. 品牌篇 从各立山头到联袂出击 新西兰奇异果虽然很早就走上外销之路,但直到上个世纪80年代末,仍处于果农各立山头,自产自销状态。由于竞争激烈,果农们相互杀价拼抢市场,最终导致新西兰奇异果市场价格下挫。为了结束这种混战局面,1989年,新西兰政府出面,成立了新西兰奇异果行销局,集中并整合果农资源形成单一出口的营销模式。 但事情的发展并不像初衷那般美妙。1996年,新西兰奇异果的丰收年,出乎果农意料的是,果子熟了却无路可销。由于一些大出口商仍游离于政府管理之外,在世界各地拼命以低价抢盘,导致新西兰奇异果在当时最大的海外市场美国遭到反倾稍制裁。 散兵游勇似的销售呼唤一个“利益一体化”的组织。 1997年,在政府帮助下,2700多位新西兰果农决定合伙成立Zespri公司统一经营奇异果产业。奇异果采摘后,包装、冷藏、运输、营销都由Zespri公司来负责。 果农们以法律形式确定了公司的运作规则:所有收成以箱为单位确定一个“底薪”,如果你能提供上市早、质量好、甜度高的产品,公司还可以“加成”的方式予以奖励。 对奇异果的产量和出口量,Zespri公司也有着严格的控制,“我们不鼓励降价,通常通过控制产量平衡市场供需矛盾,从而避免无序的竞争,确保果农的收益”,Zespri公司亚太区负责人约瑟夫说。而在约瑟夫看来,由2700个果农当家做主的Zespri公司,之所以能将新西兰奇异果打造成全球奇异果市场的领导品牌,有两个原因,“整合起来,让我们有足够的钱做事情,没什么比这更重要的了”,约瑟夫说,“而2700个果农共同推出Zespri品牌,又让我们做事变得更加容易,新西兰只有一个Zespri,Zespri代表新西兰”。 质量篇 从果园到餐桌的监控 在Zespri奇异果包装厂,流水线的最前端,是几个上年纪的、目光犀利的女士,她们惟一的职责就是“挑剔”:把那些稍有瑕疵的“次品”挑出来,打回去,“所有的一级果必须是身形圆润,毫无瑕疵的!” 一级果之间惟一的不同只有Size,根据尺寸的不同,它们以每箱18、22、26、32、36个被分装,而所有尺寸的区分都在流水线上一次完成。 在果子越洋之前,每个箱上都被贴上条形码,详细注明是哪个果园的出品,只要将探头往果箱上的条形码上一扫,1个小时之内,就可得知这批水果是哪个果农家的、哪个包装厂分级包装的。一旦发生问题,可及时倒查问题的源头。 “如果中国市场上某一箱奇异果出了问题,凭借条码,甚至可以追查到这箱果是哪个果农哪片果林产出的,这并不神奇,它只是我们质量保证的一个环节……”克里斯·梅森女士,Zespri奇异果包装厂系统质量经理这样告诉记者。 而更早的质量监控从果园里就开始了。在陶兰加山谷中的果园,果实采摘之前,一些新枝被果农们引向高处,承迎着阳光雨露,状似半开的雨伞。采摘结束,旧枝被彻底剪除,来年的果实将从新枝上吸取养分,“一切为了品质”,果农们这样解释他们的“喜新厌旧”。 不仅如此,为了尽可能避免使用化学农药,保证果实的绿色环保,在遇到病虫害的时候,果农们还发明出别出新裁的高招:利用昆虫食物链,在果园中投放无害的昆虫吃掉有害的病虫! 营销篇 从品种创新到营销创新 艾伦·希尔先生是新西兰奇异果研发中心项目主管,他如数家珍:“圆头圆脑的家伙是大家所熟悉的绿果,一头尖尖的,是1991年研发成功,被选定商业化生产的黄金奇异果……” “还有一种———”艾伦挑出一个皮色泛白的小毛球,横切开来,这种奇异果呈现出放射状果心,很像儿童笔下光芒四射的太阳,它的名字果然与太阳有关,叫“红阳”,“它的育种工作已经完成,我们正在研究挑选,如果成功,将成为新西兰自主研发的第三个奇异果品种。”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