猕猴桃迷网

六兄弟同心协力 在四川西昌种植出黄心猕猴桃和红心猕猴桃

      编辑:猕猴桃       来源:猕猴桃迷网
 

曾经,很多农业专家来西昌考察后,都断定安宁河谷地区不适合种植猕猴桃。但余家兄弟不信邪,他们偏要在这里种出品质一流的高端猕猴桃。

听闻老十不想再当打工仔,要自己创业建猕猴桃园,雷波的三哥提前退休,卖了县城的房子来到西昌;老七、老五、老六、老幺也“众筹”资金,来给老十扎起。

六兄弟同心协力 在四川西昌种植出黄心猕猴桃和红心猕猴桃

六兄弟同心协力 在四川西昌种植出黄心猕猴桃和红心猕猴桃

兄弟6人建起了一个50多亩的标准猕猴桃园,不管什么活路,只要自己能干就不请人。兄弟们一条心,干活争先恐后,果园里每天都充满欢声笑语。他们的行动让很多人敬佩,当地政府、当地村民、州内外农业专家都给他们提供了很多帮助和支持。

六兄弟同心协力 在四川西昌种植出黄心猕猴桃和红心猕猴桃

六兄弟同心协力 在四川西昌种植出黄心猕猴桃和红心猕猴桃

功夫不负有心人,仅仅2年树龄的树子开始试果,兄弟们把果子送给亲朋好友,得到了大家的一致好评。其中的成就感,那是打工没法比拟的。六兄弟团结如一人,攥紧拳头,正一步一步踏实前进。

做“打工仔”也许只能得到仰人鼻息的待遇,做“创业狼”虽然受些磨难,但其中的成就感,那是没法比拟的。

六兄弟同心协力 在四川西昌种植出黄心猕猴桃和红心猕猴桃

六兄弟同心协力 在四川西昌种植出黄心猕猴桃和红心猕猴桃

六兄弟同心协力 在四川西昌种植出黄心猕猴桃和红心猕猴桃

余家弟兄从16岁开始打工,打了近二三十年,日子仍过得紧紧巴巴。打工的岁月里,脚步遍布大江南北,睡过车站码头、大街小巷,做过小铁厂工人,干过厨师,生产过水泥管子,给高速路挖过桩……

2014年,他们决心再也不做“打工仔”了,33岁的老十余祥准备带头一搏。

六兄弟同心协力 在四川西昌种植出黄心猕猴桃和红心猕猴桃

六兄弟同心协力 在四川西昌种植出黄心猕猴桃和红心猕猴桃

六兄弟同心协力 在四川西昌种植出黄心猕猴桃和红心猕猴桃

环境不适合 专家不看好

他们偏偏种出猕猴桃

成立于2012年12月14日的凉山州水果开发研究所是余祥从事猕猴桃研究的平台。

曾经,包括中科院武汉植物研究院猕猴桃研究中心的农业专家、教授、博士,考察后都下结论:西昌安宁河谷地区,因空气湿度太低,半年以上没有降水,不适合猕猴桃生长,不建议发展猕猴桃种植业。但专家、教授、博士们同时也强调,只要能种植成功,那就是世界上一流品质的佳品。

冲着对“世界上一流品质”的向往,在西昌市瑯环乡桃园村3组做上门女婿的余祥开始了他的中国梦,在雷波的哥哥也到西昌扎起。从2014年10月开始,经过3年的努力,硬是在西昌种植出了猕猴桃。

六兄弟同心协力 在四川西昌种植出黄心猕猴桃和红心猕猴桃

六兄弟同心协力 在四川西昌种植出黄心猕猴桃和红心猕猴桃

六兄弟同心协力 在四川西昌种植出黄心猕猴桃和红心猕猴桃

六兄弟同心协力 在四川西昌种植出黄心猕猴桃和红心猕猴桃

六兄弟同心协力 在四川西昌种植出黄心猕猴桃和红心猕猴桃

六兄弟同心协力 在四川西昌种植出黄心猕猴桃和红心猕猴桃

六兄弟同心协力 在四川西昌种植出黄心猕猴桃和红心猕猴桃

提前退了休 卖了县城房

三哥义无反顾地来了

余家兄弟姐妹十一人,其中三哥人称余老三或余三郎,在雷波县民政局工作。工作之余,汉语言文学专业毕业的他,自学种植和养殖业知识,与中科院武汉植物研究院的博士、教授通过网络交往,并利用休假和他们一起开展凉山州三叶木通普查。

在三叶木通普查工作中,一次,在雷波县的西宁老林里,一位姓岁的博士告诉余老三:“这株雄株比较罕见,可能和新西兰的黄金果母本能够杂交选育出很好的猕猴桃品种。”说者无心,听者有意。余老三当即用相机拍照记路,用鞋带拴在树上。等到春初,凭借照片寻找到那株树,并在一农家院里,开始了杂交实验。

恰好,余老三在网上认识了新西兰一位姓高的农场主,新西兰因溃疡病淘汰了的黄金果很快通过这位农场主到了余老三手里。经3年实验,取得意外成功。因为偶然得到,就取名ou(偶友)猕猴桃。

听说老十余祥要干事业,老三立马支持,决定就种ou猕猴桃。余老三向组织写报告提前多年退休。哪怕每月少领3000多元,也义无反顾,并写诗明志:“我本山中牧童身,寒窗苦读得驱使,愿得天下桃花开,不做庙堂一小吏。”组织知道后,也很支持,根据现行《公务员法》,仅仅10天就发文件批准了他的提前退休报告。

同时,余老三卖掉雷波县城的一套房子,加上积蓄共30多万元,来到西昌市瑯环乡桃园村三组,和兄弟一起甩开膀子干起来。

资金靠“众筹” 活路自己干

兄弟六人累并快乐着

建一个50多亩的标准猕猴桃园,即使有自己人干活,每亩的投资也不低于2万元。做产业最怕的就是资金断链,余老三在兄弟姐妹间发起了“众筹”。他一提出来,老七、老五、老六、老幺当即把打工、开小馆子找的钱都拿出来了。

钱还不够,给亲戚朋友借。亲戚朋友们见从不打牌、不玩游戏的几弟兄要做正事,也慷慨解囊帮助。终于,100多万到账了。

兄弟六人能自己干的绝对不花钱请人做,起早贪黑,一天十多个小时,干活路争先恐后。半人深的排水沟硬是一锄一锄地挖出来了,泥土石头一筐一筐担出去,大大小小的沟至少有上万米吧。

他们还自己从河里拉砂石做水泥桩3000多根,到废品站淘钢绞线,焊接大棚育苗……老十的岳父见了,也来帮他们劳动;老七的妻子邓显蓉丢下在雷波某幼儿园的工作,前来西昌种菜、养猪、养鸡,让六弟兄吃好;当地老乡看见这阵仗,都说这家弟兄如此团结,成功的希望很大。

2014年的一个冬天下来,兄弟六人手开裂了,鞋子、衣服磨烂了,但简易工棚里总有欢声笑语,引得老三经常诗兴大发,不断在报刊、杂志上发表。稿费来了,兄弟们就喝啤酒庆祝。

兄弟六人的行动感动了当地的领导,帮他们修水泥路入园,将拖郎河上的桥加宽;感动了众多技术人员,州农业局的领导专家,西昌学院的王教授,雷波农科局的果树专家……在技术上给他们大力支持,有的还亲自到园中指导。

2015年春天,水泥桩栽起了,钢绞线拉起了,钢丝绷紧了,苗子栽下了,猕猴桃园中更加繁忙的管理开始了。

两年就结果 亲朋评价高

这成就感打工哪能比

种出一流高端水果,是兄弟们的共识。

“余家六弟兄那么舍得干,那个干法,今天根本找不到!”2017年3月,国营某农业企业老总一行四人来到余家果园,正好看见余老幺和余老十岳父在施沼液,他们不由得发出这样的感慨。

据了解,为了让猕猴桃的口感与品质达到最佳,在种植培育中,王世金从不喷洒农药、不使用无机化工肥料、使用灭虫灯科学捕杀有害昆虫,这样长出来的猕猴桃绿色天然、美味可口、营养丰富。

功夫不负有心人,2016年,仅仅2年树龄的树子开始试果,结了800斤。但兄弟们说,再穷再难也不能卖这种幼树结的果子给消费者,可以送给亲朋好友。

一位家在西昌的罗姓老板吃了后,惊讶地说:“我从来没吃过这么好吃的猕猴桃。”马上要求与余老三见面,想投身果业。

2017年8月初,眉山市青神县一位副县长以私人名义到凉山州水果开发研究所考察,吃了放在冷库里的猕猴桃后说:“颠覆了我对猕猴桃的认识。”还让没有工作的老婆把家里流转的200亩山地,拿一部分来种植。

实验证明,余家弟兄没用膨大素、农药、化肥种植的ou猕猴桃,常温下20天不坏,软熟后10天不烂,不仅仅甜,更关键的是香,不但吃起来香,闻到起更香。

看见满树的果子,老三又随口来了首古体诗:“红日东升雾气散,奋进三年有胜算。且看呕心果挂枝,再用沥血喜入帘。亲朋好友齐相颂,弟子同僚共与暄。小民自由小民乐,吟就小诗吟心宽。”

如今,六兄弟团结如一人,攥紧拳头,正一步一步踏实前进。这日子,不比打工好吗?

“中国猕猴桃种植面积达100万亩,占全球种植面积的一半,出口量却不足1%……四川猕猴桃种植面积占全国30%左右,销量却不足30%。”中国猕猴桃产业在崛起,中国有条件,有机会,有憋着一口气的农人,也有佳沛的范本,全产业链不管差的还有多远,我们——一直在路上!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相关文章